当前位置 主页 > www4501 >

乱象丛生 “小饭桌”亟须“管家婆”

  

  “小饭桌”对于大多数的家庭而言可能并不陌生。不可否认,它的存在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部分学生的就餐问题,但与之相随的食品安全等问题也是不容忽视的。

  在近日召开的北京市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小组会上,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求实职业学校校长林安杰提出,应加强对本市城乡的数千家“小饭桌”市场的规范化整治,为远郊的中、小学生营造一个安全有保障的就餐环境。

  据了解,“小饭桌”的问题由来已久,并非只有北京地区才存在,全国各地都存在类似情况。知名经济学者、国家发改委特邀研究员郭凡礼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存在的问题主要包括无证经营、监管空白、消防安全隐患、缺乏问责机制、救护难度大等。

  “且这些问题并没有得到有关部门、学校、家长以及整个社会的高度重视,尤其是在城乡结合部、偏远地区大家更是习以为常。”他补充道。

  的确,“由于‘小饭桌’的进入门槛相对较低,从业者多为退休及下岗人员,缺少相应的食品营养、卫生以及餐饮管理等知识。这就导致许多餐具都不能定期进行消毒,从而引发一系列卫生安全等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另外,记者通过了解还发现,“小饭桌”大多属于无证经营,经营的场所既没有营业执照又没有卫生许可证,且从业者大多没有健康证。

  之所以如此,主要还是因为“小饭桌”存在着的另一个问题,即监管空白。上述业内人士透露,“小饭桌”一般是指专为中小学生提供餐饮的校外餐饮服务活动。但是这却并没有被纳入到教育部门的监管范围,不仅如此,卫生部门对此也没有相应的卫生许可执行标准,这也就导致工商部门无法办理工商登记手续。

  尤为一提的是,尽管“小饭桌”的餐饮质量安全是至关重要的,但对于“小饭桌”经营者的人品和道德水准考量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之一。

  根据媒体报道,来自内蒙古奈曼旗的13岁女孩冰冰(化名)在当地某中学上学,因离家较远,父母便将其托管到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饭桌”。冰冰每天都在这家“小饭桌”吃饭、休息。然而,就在去年11月中旬的一个夜晚,年幼的冰冰遭到了该“小饭桌”老板王建国(化名)的猥亵。随后不久,内蒙古奈曼旗检察院以涉嫌猥亵儿童罪依法对犯罪嫌疑人王建国批准逮捕。

  “这在很大程度说明了‘小饭桌’从业者的人品和道德有多么重要。”业内人士对记者说道,有关部门应加大对相关从业人员的培训,同时,也应注重对其的考核和提升其整体素质。

  其实,“小饭桌”的存在并非只在中国,国外也存在类似“小饭桌”的情况。如欧美等国,许多外国留学生都选择短期或长期居住在当地居民家中,也就是人们常说的Homestay。在他们看来,这不仅可以解决住宿问题,还可以提升其外语水平,同时,更有利于了解当地的文化。

  “即便如此,欧美等国也不可能把它作为一个产业去监管。”中国人民大学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肖平辉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小饭桌”这种有限开放的类经营行为,有其特殊性。因此,不应按传统的方式来管理。它还涉及到政府的协调工作,而非单靠一个政府部门便能解决的。

  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相关部门首先还是应尽快出台相应的管理办法,做到有法可依。其次,“卫生、工商、消防、税务、教育等多个部门也要协调合作,对‘小饭桌’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的抽查、整改等工作。”他补充道。 有媒体报道称,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消防、卫生、社区此前曾联合检查组共对59家“小饭桌”进行了消防、卫生等安全检查,对于未取得相关手续以及未达到规定中相关标准的“小饭桌”,各相关部门将依据相关法规给予处罚、取缔。

  早在2011年,山东省出台了一项关于《山东省学生小饭桌食品安全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将学生小饭桌纳入监管范围,并建立学生小饭桌登记档案,向当地教育行政部门通报。同时,落实学生小饭桌开办者主体责任,规范经营行为。加强部门协作,形成监管合力。

  郭凡礼指出,有关部门应当建立完善的用餐机制,将补贴资金落实到位,帮助学校建立良好的监督管理制度,也帮助中小学生顺利用上放心的午餐。此外,用餐难的问题也需要从根源上解决,加大中小学安全饮食供给能力、提高中小学食堂卫生标准是当务之急。

  除此之外,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学生餐的营养搭配也是极其关键的问题。但由于一些“小饭桌”的经营者缺乏食品营养知识,且出于成本的考虑,这些学生餐仅限于吃饱或好吃。久而久之,孩子们的身体健康便会受到影响。

  记者通过梳理发现,营养餐的覆盖率在全国各省市的情况各有不同。有媒体报道称,2016年10月底,上海市针对营养餐的问题做过一次调查。调查显示,目前上海市大约有150万名中小学生,90%左右采取营养餐、集中就餐的方式。

  但在北京市却出现了另一番景象。根据林安杰的介绍,自1999年开始推行中小学生营养午餐后,截至目前,营养餐工程已覆盖了20余万中小学生,但仅占在校就餐学生人数的30%。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北京而言,营养午餐之所以推行了近20年,覆盖率却仍旧较低,关键还是因为大家认为其存在一定的问题。一是不好吃,二是没营养,三是卫生得不到保障。这种情况下,推行的效果必然不会太好。

  他还补充道,“这30%也可能是家庭整体收入不太高或是懒得回家吃饭的学生。”

  在朱丹蓬看来,随着整个中产阶级的崛起,这一比例在今后几年很可能还会有所下降。这就需要相关部门对此引起足够的重视。

  也正如郭凡礼所说,“营养午餐的推广是非常有必要。”他认为,让中小学生吃上放心午餐事关我国百年发展之大计,任何时候都应当将此工作落实到位。

  2016年9月,教育部、发改委及财政部三部委发布了一项《关于进一步扩大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地方试点范围实现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全覆盖的意见》,提出将启动扩大地方试点工作,2017年实现营养改善计划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全覆盖。

  然而,推广过程中却仍面临着资源供给和用餐需求之间的矛盾。郭凡礼指出,“在教育资源尚且短缺、居住条件仍待改善的情况下,想要保障良好的午餐供应更是难上加难,这一社会性问题需要更加整体性的解决方案,单纯补贴很难解决根本问题。”

  需要强调的是,营养餐的首要前提是安全。中国营养餐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秘书长孟庆芬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安全是红线,决不能触碰。除了一些显性的不安全因素外,农药残留、瘦肉精、化学调味品等隐性的因素也是需要考虑的因素。

  但口味和营养也是做好营养餐的重要因素之一。业内人士表示,营养餐在满足大多数学生口味的同时,也要注重其营养的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