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www4501 >

导演吴天明去世夫人穆淑兰尚不知情 张艺谋等前往吊唁

  

  提起西部电影,人们就会想到《人生》《黄土地》《老井》《野山》《牧马人》《红高粱》……这一大批带着野性与锋芒,浪漫与苍凉标签的影片,是它们使得西部电影在海内外声名大噪,继而成为中国电影史上彪炳史册的一页,导演吴天明就是其中最重要的奠基人。“西望长安,有吴天明。”这句话概括了吴天明在中国影坛的重要地位,和为陕西电影事业鞠躬尽瘁的一生。

  “艺如人生光彩溢银河,思若老井独剑走偏锋。”这是著名文艺评论家肖云儒对老友吴天明艺术人生的评价。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30年前中国西部电影崛起的文化现象,肖云儒仍然难掩心中的激动。

  在肖云儒看来,当年以吴天明、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黄建新等为代表的西部电影,一方面是崇高的、悲剧的审美,一方面又是平民化对悲剧崇高的消解。可以说,西部片创作中交叉着第四代和第五代两个编、导、演群体的艺术足迹。以吴天明为首的第四代导演是西部片的开拓者,他们在西部片领域里的主要功绩,就是在刚刚改革开放的时代,依然保留着第三代导演将艺术视作生命的虔诚,同时又将开放的西方文化视觉、观念、思潮引进电影创作思维。

  当年那些西部影片给肖云儒及那一代学者、影迷、观众们留下的,是浓郁的生命意识和文化意识。“它们发掘生命深处的激情,并且将这种生命激情张扬到极致。比如吴天明就通过影片阐述‘文明与愚昧’的文化冲突,《人生》中的高加林的人生悲剧反映了以农耕文化为本的人物在城乡剥离和交汇过程中的痛苦。而在《老井》中,外部世界的现代化与西部乡村社会的封闭落后形成鲜明的对比。”

  肖云儒回忆:可以说,当时的整个社会氛围都与西部相关,西部电影也由一种电影现象转化为西部文化现象:西部文学有以张贤亮的《牧马人》《灵与肉》《绿化树》为代表的小说群体,路遥、陈忠实、贾平凹为核心的陕西小说群体,西部美术有陈丹青的《西藏组画》和罗中立的《父亲》。

  浓烈西部风格的电影也逐渐地离我们远去。肖云儒觉得,那是中国电影令人至今仍追慕,但难以超越的时代,他认为,中国电影需要这种西部精神的回归,在浮躁社会与票房压力的当下,电影人应当去关注西部题材,继承第四代导演对艺术文化的虔诚,对文化、人类命运的反思,再加上现代宣传、发行等运作手段,也许就会是下一个艺术力量的爆发。

  “夏夜与美食更配”在泉州人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趁着夜里的些许凉意,约上亲朋好友一